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数码

哈里梅根因模仿戴安娜才决定退出王室,王室的真正力量或尚未显王津元的前夫现

作者:时间:2020-01-13 00:33:51分类:数码

简介  当前这场危机与此前的王室危机有什么相似之处?鉴于英国人对王室戏剧的熟知,王室专家很快发现了不可思议的相似之处,爱德华八世退位和哈里梅根退出,王室不太适合想独立而有才华的

后台-插件-广告管理-内容页头部广告(手机)

当前这场危机与此前的王室危机有什么相似之处?鉴于英国人对王室戏剧的熟知,王室专家很快发现了不可思议的相似之处,爱德华八世退位和哈里梅根退出,王室不太适合想独立而有才华的人,特别是当种族歧视加剧了这种双重威慑力——英国王室和英国媒体。这两起事件不都是爱德华八世不爱江山只爱美人的特征吗?他们只是相隔84年而已。

要是人们提前发现相似点,并发出警告就好了。对于心理学家来说,拜读梅根·马克尔的博客,或者看过她在11岁时谴责性别歧视电视广告,就可能可以预测到,梅根不可能像嫁入英国王室的其他女人一样,她不可能像康沃尔公爵夫人卡米拉和剑桥公爵夫人凯特那样,主要的公众工作就是尽职尽责的握手或傻笑,或者猜测一下,如果梅根不像卡米拉、凯特和安德鲁王子那样,同时发现自己甩不掉那些批评者,他们中的一些人还和自己疏远的家人一起参与这个实验,那么,哈里梅根想要的财政独立也可能很快就会结束。

如果梅根从未像威尔士王妃戴安娜那样躲避摄影师,她就会受到一种新的、可允许的媒体骚扰:无情的、屈尊俯就的谴责,就像70名女议员最近被描述为“过时的、殖民主义的含蓄笑容”一样。某一天,英国媒体对她的谴责,可能会集中在梅根和她的父亲的关系上,另一天,可能会集中在她的紧身衣、她的朋友、她的“吹牛”、她的奢侈、她的无情、她不开心的员工、她的洗礼照片、她对凯特王妃的刻薄上。别忘了她在《Vogue》杂志上的编辑工作、在教堂里说脏话、冷落女王、给婴儿洗澡、抱婴儿、藏婴儿以及哈里王子的控制,鉴于这种嘲讽,英国媒体早些时候对戴安娜王妃的追捧实际上流露出相互尊重。

哈里梅根因模仿戴安娜才决定退出王室,王室的真正力量或尚未显现,哈里夫妇制造的危机堪比1993年戴安娜王妃作出的出人意料的决定——在《星期日镜报》刊登了她穿着紧身连衣裤仰卧在非法健身馆的照片后不久,戴安娜王妃就决定暂时辞去王室职务。在经过多次私下排练之后,她发表了一篇演讲,根据不支持戴安娜王妃的私人秘书帕特里克·杰弗森的说法,这篇演讲“从根本上讲是不诚实的”,“我希望你们能够理解我,并给予我近年来所缺乏的时间和空间。“王室成员都得到了通知,但多亏了杰弗逊:“我的上司可能不知道,我早已给英国女王本人写了一份简报。”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道:“同事们都以为她会‘泪流满面地退出’……这是对殉道者、情感缺失的孩子和她内心的时尚女郎的致敬”。

我有幸见证了戴安娜王妃在1993年的卓越表现,但我并没有经历她的足够长的辞去王室职务过程,我更震惊的是,这与哈里梅根退出王室存在巨大差异:戴安娜王妃受到了来自她的惯常迫害者的礼貌对待。安德鲁·莫顿在1992年出版的传记《戴安娜的真实生活》中,揭示了戴安娜王妃鲜为人知的生活,披露了戴安娜王妃与查尔斯王子的不愉快婚姻的细节,令英国媒体沮丧的是,戴安娜王妃公开承认了莫顿的传记的真实性,尽管她最初否认与之存在任何联系。

从技术上讲,就像哈里梅根一样,当初,戴安娜王妃准备部分退出公众生活,也让英国女王非常失望,因为她住在一座免费的宫殿,靠着英国纳税人的钱生活,戴安娜王妃精心地“策划”了她的胜利大逃亡,但却没有想过通过自己“努力工作”来获得经济上的独立。杰弗逊认为,就当时而言,用不赞成她的共和派和不赞成她的保皇党人中间流行的一句话来说,戴安娜王妃是想“鱼与熊掌兼得”,而不是问“她以为自己是谁?”《每日邮报》报道称:“查尔斯王子开车送戴安娜王妃离开。”杰弗逊写道:“早期的报道,缺乏批判性的理解和同情。”

哈里梅根因模仿戴安娜才决定退出王室,王室的真正力量或尚未显现。当涉及到戴安娜王妃的次子时,自从美国黑人梅根嫁入英国王室以来,早期的报道充斥着谩骂和嘲笑,主要来自那些持续的、似乎发自内心的敌意,导致了哈里梅根的不幸。或者用《每日邮报》新发布的、由保皇党人批准的黑话来概括这些指责:该死的!你们这些混蛋,你们竟然想要逃跑?为什么人们要仇视他们?谁知道呢。然而,哈里夫妇的不计后果的鲁莽做法,确实让英国王室震怒无比。

哈里梅根准备退出王室的想法,非常的不成熟,或将危及英国君主制,应该与戴安娜王妃辞去王室公职的震动相提并论,那时,还有查尔斯与卡米拉的婚外恋,在戴安娜王妃于1997年因车祸不幸逝世后,英国王室低估了其送葬队伍的怒火,不过,在英国女王的领导下,王室最终还是挺过来了。

更具有说服力的话题是,哈里夫妇的声明对英国君主立宪制的打击,可以说要比英国王室无力抵制操纵、以及唐宁街10号的多米尼克·卡明斯精心策划的罪过要小得多。尽管杜莎夫人蜡像馆正式证实了他们的失败——预计他们不久将在一个围绕理查三世的摇曳画面中重新出现——但在某些人看来,哈里夫妇的行为可能没有安德鲁王子那么离谱。如果英国女王发现,她曾招待过美国性罪犯者杰弗里·爱泼斯坦和吉丝兰·麦克斯韦尔时,也可能会出现类似的愤怒或失望情绪,那也不会出现媒体报道。

再来看看爱泼斯坦的另一位合伙人,我们发现萨拉·弗格森在沙特利雅得推销她的新“生活方式品牌”——莎拉斯森斯(Sarah Senses),作为沙特王储穆罕默德·本·萨勒曼的特邀嘉宾。或许,对苏塞克斯王室品牌的未来来说,令人鼓舞的是,这位热爱沙特的公爵夫人,尚未被认定为对君主立宪制构成威胁或令英国王室失望。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,那就是退出王室的哈里夫妇,无疑团结了英国王室其他成员,而不仅仅是通过这场计划外的退出——共和派和查尔斯王储都要求的“瘦身”——将加速英国王室的衰落。

我们绝对应该同情被抛弃的英国女王,经过数十年的相互猜疑,似乎没有什么能比这样的信念更能让王室和媒体团结起来:尽管与其他人相比,哈里梅根的罪过或不值一提,不过,对英国王室来说,叛离比与性恋童癖者的长期联系具有更大的威胁,然而,他们可能都错了。

后台-插件-广告管理-内容页尾部广告(手机)

郑重声明:

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

随便看看

我来说两句